首页 | Home善知识介绍 | Galleries活动新闻 | Events & News上师法宝 | Dharma Teachings法语点滴 | Featured Teaching解惑答疑 | Questions & Answers录音下载 | Free Online Audios在线上课 | Online Teaching留言板 | Message Board
 



最后更新


热门点击



  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上师法宝 > 地道建立


略釋:八現觀(二)
时间:2016-06-13 16:35:07   来源:   作者:仓忠仁波切

 

略釋:八現觀(一)

 

摘錄自《廣論三士道結合現觀》

 

倉忠仁波切 教授

 

「遍智共行相」:隨順聲聞獨覺所共的遍智行相,有七相。隨順菩薩所共的遍智行相,有三十四種,分為六相。「遍智不共行相」:唯佛有的遍智行相,有七相。略釋如下:

【略釋:隨順聲聞獨覺所共的遍智行相】

隨順聲聞獨覺所共的相智行相,有七種:(一)四念住、(二)四正斷、(三)四神足、(四)五根、(五)五力、(六)七菩提分、(七)八聖道。亦即是「三十七菩提分」。

一、 【四念住】

「四念住」,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其中,於一切智首先是於實有法圓滿思索之道,要趣入四諦之故。身、受、心、法,以自、共相圓滿伺察,是為四念住。」四念住:(1)身念住、(2)心念住、(3)受念住、(4)法念住。「四念住」的體性主要是「正念」及「慧」。修習「四念住」,主要是緣於身、心、受、法四者之上而修「補特伽羅無我」、「無常」,如,緣一切有為法修無常,緣有漏修苦等等。此中,緣兩個不同有法而修,如緣身、心二法而修,即是於「總行相」而修,有稱為「總相念住」,或稱為「共相念住」;只緣於各一有法而修,即是於「別行相」而修,有稱為「別相念住」,或稱為「自相念住」。

二、【四正斷】

「四正斷」,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又說:「於其後趣入為:產生精進──由勤奮產生精進之道:不善與善,已生與未生等,依次的令正斷、令不生、令增長、以及生起因之精進正斷四行相。」如文所說,「四正斷」的體性主要是「精進」,精進於:(1)不善已生令斷、(2)未生令不生、(3)善已生令增長、(4)未生令生。「四正斷」之名,以令善增長的角度而言,應稱為「四增長」;但是,以不善之「未生令不生」及「已生令斷」,以作用的角度而言,即稱為「四正斷」。

三、【四神足】

「四神足」,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具精進,令心思調伏故;圓滿三摩地之道:欲樂、精進、心、觀照三摩地;具斷行之四種神足行相。」「四神足」的體性主要是「三摩地」。四神足:(1)欲樂神足、(2)精進神足、(3)心神足、(4)觀神足。由「修行的作用」以及「動機的不同」而分別取名為四個神足。

四、【五根】

「五根」,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心完全作淨治,產生煖以及頂加行;故於現證加行道(言)煖與頂之本質:信、進、念、定、慧之五根。」五根:(1)信根、(2)進根、(3)念根、(4)定根、(5)慧根。如何取名為五根?即是以「於生起聖道得自在」之分而名五根(以「能自主引生自果聖道」而名五根)。所謂「利根者」和「鈍根者」,即是以「五根」是否具足而區分,具足此五根,即是「利根者」;反之,即是「鈍根者」。「利根者」具有此五根的聰明才智:對於三寶、業果等之淨信、勇悍修行之精進、不忘失四諦、無我等之正念、一心專注之定、能一再觀察之慧。一位補特伽羅若是具足此五根,即是利根的補特伽羅,反之,即是鈍根的補特伽羅。

五、【五力】

「五力」,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獲得信等,產生忍與勢第一法;故與現證相關之道為忍與世第一法之本質──信、進、念、定、慧之五力。」依於「五根」而更為增盛,即名為「五力」。「五力」皆為「五根」所含攝。「五力」是:(1)信力、(2)進力、(3)念力、(4)定力、(5)慧力。

六、【七菩提分】

「七菩提分」,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獲得煖等四位,產生觀見真諦之道;故現證之道為:念、擇法、精進、喜、輕安、定、捨、七種菩提支分。」此中,「菩提」安立為「涅槃」。「七菩提分」即是:(1)念、(2)擇法、(3)精進、(4)喜、(5)輕安、(6)定、(7)捨。「七菩提分」的意義上,總說為「能引生自果聖道的聖者心續中之現觀」;差別上而言,「菩提」是「所證得」,「分」是「能證得」,「所證得」及「能證得」即是「菩提分」。何謂「菩提分」?體性是如何?也就是,「菩提分」是什麼?「於心續中不再生起已斷盡之漏的智」,如是智即「菩提」;「分」即是「能證得菩提的之分」。如是,「七菩提分」即是意謂:此七支是能證得菩提的之分。在《現觀莊嚴論》的相關釋論中,皆有詳細說明「七菩提分」的內涵,想要更進一步了解的話,可以自行參考。

八、【八聖道】

「八聖道」,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圓滿了知現見真諦,產生修道;故清淨出離道之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,為八聖道支之八種行相。」「聖道」即是「能成為自果聖道的聖者智」,區分為八種,即是八種聖道:(1)正見、(2)正思惟、(3)正語、(4)正業、(5)正命、(6)正精進、(7)正念、(8)正定。

【三十七菩提分的界限】:

「四念住」的界限:資糧道到佛地之間。

「四正斷」的界限:中品資糧道到佛地之間。

「四神足」的界限:大品資糧道到佛地之間。

「五根」的界限:加行道煖位到佛地之間。

「五力」的界限:加行道忍位到佛地之間。

「七菩提分」的界限:見道到佛地之間。

「八聖道」的界限:見道到佛地之間。

這是以基本上而安立界限;大乘所安立「三十七菩提分」的界限,則是:大乘資糧道到佛地之間。一般而言,「三十七菩提分」是入道者心續中之智,所以,在已獲得聲聞獨覺證悟的補特伽羅心續中,也是有的。不論大乘、小乘,「三十七菩提分」一定是入道者之智,最低界限一定是資糧道,所以,「三十七菩提分」一定是資糧道以上的入道者之智。未入道者,則是只有「三十七菩提分」的修持而已,因為在他們的心續中並沒有真正的「三十七菩提分」,如以「四念住」來說,在他們心續中並沒有真正的「四念住」,只有相似分。又如前說,「三十七菩提分」之中,「五根」的界限是從「加行道煖位」開始,「五力」的界線是從「加行道忍位」開始,那麼,未入道者有沒有「五根」和「五力」的修持?是有的,但是,並沒有此處所說「三十七菩提」中的「五根」和「五力」。

以上略釋:隨順聲聞獨覺所共的遍智行相之「三十七菩提分」。界限是如何?在《現觀莊嚴論》的相關釋論中皆有清楚的解說,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等,可自行參考。

【略釋:隨順菩薩所共的遍智行相】

隨順菩薩所共的遍智行相,有三十四種,分為六相:(一)對治道(二)變化道(三)現法樂住道、(四)出世道(五)遮斷道(六)佛道。

(一)【對治道】

對治道分為「三解脫門」:1空解脫門三摩地、2無相解脫門三摩地、3無願解脫門三摩地。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如是之本質依次是:空、無我行相之本質,為第一解脫門;滅、道諦之本質,為第二;無常、苦,以及集諦行相之本質,為第三。如是即為三解脫門之三行相。」解脫門的「門」,即是「能獲得解脫的道」之義。三解脫門」又分為:「共同三解脫門」、「不共三解脫門」。此中,有關「共同三解脫門」的解釋,依《俱舍論》《集論》所說的不同而區分為兩種,並且是結合「四諦」理而說。

【共同三解脫門】:

《俱舍論》的解釋──

(1)  「空」解脫門三摩地:緣「苦諦」的空、無我二行相而修的三摩地。

(2)  「無相」解脫門三摩地:緣滅諦四行相而修的三摩地。此中,「相」有十:生住滅三相、男女根二相、色等五境之五相,共計十相。「無相」即無此十行相。「無相解脫門三摩地」即是沒有具足此十相的「滅諦」,故是屬於「擇滅」,如是擇滅之三摩地,即是無相解脫門三摩地。

(3)  「無願」解脫門三摩地:緣道諦四行相、集諦四行相、苦諦的無常、苦二行相而修的三摩地,共計十行相。此中,苦諦的苦、無常二行相,以及集諦四行相之因、集、生、緣,此六行相都是屬於有漏,故對之無所願;道諦的四行相,則是於證得「無餘涅槃」之時即完全捨棄,故亦是無所願。緣此十行相而修的三摩地,即是無願解脫門三摩地。

《集論》的解釋 ──

(1)「空」解脫門三摩地:緣「苦諦」的空、無我二行相修習之三摩地。(同《俱舍論》所說

(2)無相」解脫門三摩地:緣道諦及滅諦各自四個行相而修的三摩地。此中,「無相」的「相」是指「非理虛妄分別」,因此,「無相」即是「滅除非理虛妄分別」,或說為「遠離非理虛妄分別」;如是,緣於道諦及滅諦各四行相修習而直接對治「非理虛妄分別」,即是「無相解脫門三摩地」。

(3)「無願」解脫門三摩地:緣苦諦的無常、苦二行相,以及集諦四行相而修的三摩地,共計六行相。此中,《集論》《俱舍論》對於「無願」的解釋是不同,《集論》所說,修習「無願三摩地」的所緣對境是苦諦的苦、無常二行相,以及集諦四行相,此六行相,皆是必須再再修習厭離之處,故對此心無所願,緣此而修的三摩地,即是「無願解脫門三摩地」相較於《俱舍論》所說略有不同,《集論》所說較為善,因此學習《現觀莊嚴論》時多數是依《集論》的解釋。對此二說,修習時,可依據自己比較適合的選擇而修。

【不共三解脫門】

「不共三解脫門」主要是以空性之理而說:

(1)空」解脫門三摩地:緣念「一切諸法自性成立空」而修的三摩地

(2)無相」解脫門三摩地:緣念「一切有為法之因自性成立空」而修的三摩地。

(3)無願」解脫門三摩地:緣念「一切有為法之果自性成立空」而修的三摩地。

舉出事例,如以瓶子為例,(1)通達瓶之體性自性成立空的三摩地,即是「空解脫門三摩地」;(1)通達瓶因自性成立空的三摩地,即是「無相解脫門三摩地」;(3)通達瓶果自性成立空的三摩地,即是「無願解脫門三摩地」。此中,後二者是通達有為法的因、果自性空的三摩地,故應知,以常法而言,唯有初者「空解脫門三摩地」,因為無法通達其因、果是自性成立空。

總上,略釋「對治道」。「對治道」有「三解脫門」。此中最主要是:此等正理能正對治自心續的煩惱及我執而證得涅槃(或說證得菩提),故成立此等是對治道。

(二)【變化道】

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變化道:不摧毀與摧毀色想故。依次為所謂:『內以有色與無色觀諸外色。』變化障礙之對治,為此二種解脫。以及變化妙色與不妙色,依次喜與不喜之煩惱染污等之對治,為淨解脫門。」如文說,「變化道」中有三種解脫:(1)有色觀色之解脫、(2)無色觀色之解脫、(3)淨解脫。

(1)「有色觀色之解脫」:瑜伽師緣自身安住有色想,而於諸外色無力變化妙惡、多少等障礙的對治,即是「有色觀色之解脫」。

(2)「無色觀色之解脫」:瑜伽師緣自身唯安住無色之四種名蘊想,而於諸外色無力變化妙惡、多少等障礙的對治,即是「無色觀色之解脫」

(3)「淨解脫」:於前二解脫,或有喜於變化妙色,而不喜於變化惡色,此煩惱染污的對治,勝解所有色相美妙一味,即是「淨解脫」。要言之,能變化一切惡色的三摩地,即是「淨解脫」。

(三)【現法樂住道】

「現法樂住道」是:無色界四種解脫,以及一種滅盡解脫,共有五種解脫。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現法樂住道,為隨順解脫而安住之道自性;有四種無色等至行相,以及一種安住寂滅之道自性──滅盡受想之行相;如是為五種行相。」此「五種非色解脫」即是「現法樂住五種道」。此中,「現法」有「今世」之義,因為能由此五種三摩地,現法(今世)中能安住於三摩地所引生的禪定樂,故稱「現法樂住」。

(1)    「無色界的四種解脫」。無色界有四地:空無邊處、識無邊處、無所有處、非想非非想處。以無色界第一地「空無邊處」而言,「依於空無邊處靜慮正行,從自地所攝的等至障解脫之三摩地」,即是「空無邊處解脫」。以無色界第二地「識無邊處」而言,「依於識無邊處靜慮正行,從自地所攝的等至障解脫之三摩地」,即是「識無邊處解脫」。其他的無色界二地,以此類推──依於各地靜慮正行,從各地所攝等至障解脫的三摩地。

(2)    「滅盡解脫」,即是「從滅盡定的障礙解脫之三摩地」。

(四)【出世間道】

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出世道:四禪定、四無色、以及滅盡定,共九種。」「出世間道」皆是聖者道,所以,「出世間道」一定是見道以上。因此,不應安立「色界四禪等至」為出世間道,應安立為「成為出世間道體性的四禪等至」。如是,「出世間道」有九種:「成為出世間道體性的色界四禪等至」,有四種;「成為出世間道體性的無色界等至」,有四種;「成為出世間道體性的滅盡定」,有一種。此九種等至,即是「出世間道」。

解釋第九種「成為出世間道體性的滅盡定」。「滅盡定」、「入滅盡定等至」二者不一樣。「滅盡定」不是道,是不相應行法,其體性是無記,是聖者心續中滅除粗分受、想的功德,將這樣的功德安名為「滅盡定」,單單就「滅盡定」而言,並無法引生出世間道的體性。「入滅盡定等至」是道,是以具有滅除粗分受想之功德的「滅盡定」為「所緣境」而趣入的三摩地──趣入滅盡定的等至,此能於聖者心續中現前,而且能引生出世間道體性的三摩地,即此處所說「成為出世間道體性的滅盡定」。

(五)【遮斷道】

「遮斷道」即是「四諦」所攝之「苦忍」、「集忍」、「滅忍」、「道忍」。此四者,即是四種斷道。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:「斷道:無間道之行相,為四諦所攝,不具煩惱染污之四性相。

(六)【佛道】

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佛道:布施等十種波羅蜜多。」佛道即是「十波羅蜜多」、「十度」。以「十度」的體性而言,只有佛地才有。那麼,為何在「共菩薩道」中提到十度?因為,「十度」是菩薩道的主要修行。

上說六者,是以菩薩道的主要修行而說;於前說「遍智共行相」中的「三十七菩提分」,則是聲聞獨覺道的主要修行,由修「三十七菩提分」而證得佛果;因為,聖者佛心續中的遍智也含有「三十七菩提分」的緣故,所以在「遍智共行相」中安立「三十七菩提分」。又,菩薩道也有「三十七菩提分」的修行,但並不以此為主,菩薩道的主要修行則是「菩薩所共的遍智行相」,有六:(一)對治道(二)變化道(三)現法樂住道、(四)出世道(五)遮斷道(六)佛道。此六者,皆是含攝於「十度」的修行中。

於前已略說「遍智共行相」及「遍智不共行相」,二者中,「遍智之共行相」已經講說完畢,其中包括「隨順聲聞獨覺所共的遍智行相」有三十七種,即「三十七菩提分」,以及「隨順菩薩所共的遍智行相」有三十四種。此處僅是略說,這些內容在解釋《現觀莊嚴論》的相關論典中皆有詳細說明,可自行參考。如,獅子賢尊者所造《現觀莊嚴論明義釋》、賈曹杰尊者所造《現觀莊嚴論顯明義釋.心要莊嚴疏》,以及班欽索南扎巴尊者所造《現觀莊嚴論釋.顯明佛母義之燈》等等,這些都有中文版。

【遍智不共行相:唯佛有的遍智行相】

唯佛有的遍智行相,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一切相智之行相極為殊勝故,是不共之唯一道。」此中,唯佛有的「遍智不共行相」分為七種:(一)十力、(二)四無畏、(三)四無礙解、(四)十八不共法、(五)真如相──如實智的行相、(六)自然相──自然智的行相、(七)唯佛的行相──如來智的行相。

一、【十力】

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其中,處非處、業之異熟、種種勝解、種種世間……。菩薩也有「十力」;但是,「具足十力的作用者」則是唯佛才有。十力是:1知處非處之力(2)知業異熟力(3)知種種勝解力(4)知種種界力(5)知根勝非勝之力(6)知一切所行道之力(7)知煩惱與清淨之力(8)知隨念宿住之力(9)知死與生之力(10)知漏盡之力。

(1)  「知處非處之力」。如,行布施之因感得受用果,即是「處」;行布施之因不感得受用果,即是「非處」。又如,由吝嗇之因感得貧窮果,即是「處」;由吝嗇之因感得資財受用果,即是「非處」,因為因果不相合,故稱「非處」。

(2)  「知業異熟力」。了知造善業感得樂果,造惡業感得苦果。

(3)  「知種種勝解力」。所化機有各自的勝解,有的希求來世獲得增上生,有的希求來世獲得解脫等等,總言之,即是能了知有情的各自勝解。

(4)  「知種種界力」。即是,能了知有情的種性以及界之差別。如,能了知「十八界」──眼耳鼻舌身意,共六界;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識、意識,共六界;色聲香味觸法,共六界。也就是:眼根界等,有六;眼識界等,有六;色界、聲界等,眼識等的所緣境界,有六。除此外,又能了知無邊世間的一切界,也就是,能完全了知世間無量無邊的各種界。又包括,能了知地、水、火、風、空、識等六界。

(5)  「知根勝非勝之力」。如前說「三十七菩提分」中「五根」,「根」就是「根基」,可分為利根、中跟、鈍根三類的根基。一位希求解脫的補特伽羅,信等根是利、中、鈍?佛皆能現前了知,此力即是「知根勝非勝之力」。

(6)  「知一切所行道之力」。此處所說的「道」,並不是「道諦」。此處所說的「道」,可分為兩種:初者,趣向三有輪迴之道;二者,趣向解脫涅槃之道。趣向三有輪迴之道,即是輪迴所攝的善惡業、煩惱等;趣向解脫涅槃之道,即是解脫因之善。此等,佛皆能全然如實了知。

(7)  「知禪天及無色等至之力」。如前說「隨順菩薩的三十四種遍智行相」,此中,「出世間道」有九種解脫:成為出世間道體性的四禪天等至,有四;成為出世間道體性的四無色等至,有四;成為出世間道的滅盡等至,有一。對此等九種解脫,佛亦能全然如實了知。

(8)  「知隨念宿住之力」(或稱:知隨念昔處力)。佛能現前了知前生於何處、來自何處等等,即是能現前了知往昔所有世代。所謂「宿住」,就是往昔宿業(過去的業因緣)

(9)  「知死與生之力」。能了知死歿、出生之力。

(10)   「知漏盡之力」。以聲聞獨覺來說,聲聞獨覺斷盡一切煩惱之斷分(斷除煩惱的這一分),即是滅諦;以大乘來說,由修持大乘道而斷盡二障的究竟斷德。佛對此等能完全如實了知,即是「知漏盡之力」。

稱此十者為「力」,原因是:當趣入各自的對境時,能斷除貪以及窒礙之障礙。此中,貪障礙即指「煩惱障」;窒礙是以阻礙而言,即是指「所知障」。即是說,由此十力,能有力摧破、壞滅及斷除所度有情心續的煩惱障、所知障、等至障。

二、【四無畏】

稱此四者為「無畏」,是因為,佛為任何所化機宣說時,沒有任何一者能揭其過失,是故,佛於宣說時如同獅子吼一般而端坐。

(1)「宣說斷德究竟無畏」:宣說已斷除一切障礙毫無恐懼怖畏。

(2)「宣說證德究竟無畏」:宣說已證得一切功德,了知一切所知,內心毫無怖畏。

(3)「宣說出離無畏」:宣說「基智」、「道智」等道,以及修行此等道能證佛果,內心毫無怖畏。

(4)「宣說斷除障礙無畏」:宣說已經斷除一切煩惱、執實及所知障,內心毫無怖畏。

三、【四無礙解】

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對於異名、法之性相、地方話、法差異處,依次為法、義、語、辨,四種無礙解。」此中,以“所詮”而安立「法無礙解」及「義無礙解」;以“能詮”而安立「語無礙解」及「辦無礙解」。

(1)「法無礙解」:能了知十二部契經中一切內容,以及毫無紊亂如實了知某一法上的異名、差別區分。「法無礙解」是依“所詮”而安立。

(2)「義無礙解」:能如實了知十二部契經中所詮說的內容,以及諸法各自不同的性相、意義。是故,「義無礙解」是依“所詮”而安立。

(3)「語無礙解」:六道有情有不同的言語,或有各地的方言,但是,佛以一音說法,即能令有情依各自的語言而得解;有情各自不同的言語,佛也能完全了知。

(4)「辨無礙解」:不僅自身能無紊亂的如實了知諸法體性(實有或假有)、差別、區分,並且能無紊亂的為所化機作宣說,此唯是遍智才有的。

四、【十八不共法】

如《現觀莊嚴論.顯明義釋》中說:「無有失宜、嘈雜、憶念衰退、心不等持、想異想……。」「十八不共法」唯佛才有。分為四項而說,這不共威儀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(一)六種不共威儀、(二)六種不共證悟、(三)三種不共事業、(四)三種不共智慧。

(一)、[六種不共威儀]:

六者中,初者是屬於「身清淨」,二者是屬於「語清淨」,其餘後四者屬於是「意清淨」。

1「威儀無有失宜」──威儀無紊亂。不論任何時處,身形威儀沒有紊亂的情形產生。如,小乘阿羅漢遇到凶暴的大象或猛獸等等,因為害怕被傷害而使身形威儀產生紊亂的改變;聖者佛則不如此,因為已經遠離威儀失宜的緣故,所以能保持身形威儀如最初,不會改變。又如,佛行走時,腳底下不會踩死任何蟲類、蛇等。由此顯示出,佛是已經遠離一切怖畏,身業已完全清淨。此即是六種不共威儀之一:身業清淨之威儀無有失宜、無有紊亂。

2「言語無吵雜」。不會說無意義的言語,或是大笑,或是歌唱等等。總之,不會發出無益於調伏有情、利益有情的語言。

3「無忘念」──無憶念衰退。無有遺忘而漏失事務、延誤時間等等憶念衰退。如,我們會忘記事情、忘記應該作的工作、忘記時間等等;但佛不會如此,任何時處皆無忘念,這是因為佛的憶念非常圓滿、穩定而堅固。

4「無心不等持」──沒有心不入等持禪定。從外相上,佛好像是出定到外面;但任何時刻,佛皆是處於入定的狀態,並沒有不入定之時。

5「無異想」。所謂「異想」,如認為「輪迴」、「涅槃」二者是自性成而相異;反之,如「法性是體性一」,這樣子的認為就是「一想」。佛無有相異不同想,對輪迴、涅槃無有自性成之異想,即是「無異想」。

6「無不觀察而行捨」。佛沒有不加觀察而行捨之事,任何時處皆是現前觀察有情而行,此觀照之智,即是「無不觀察而行捨」。

(二)、[六種不共證悟]:

此六種功德,是遍智的六種不共證悟。六者中,並沒有屬於身功德、語功德的部分,全部都是屬於意功德。六者中,前五個者即是「五根」,再加上「解脫智」,即是「六種不共證悟」。如下:

1「欲」──欲不退失。佛能恆時以悲心慈心而行利益一切有情,安置一切有情於佛的功德中,如是恆常行利益眾生之希求欲,即是六種不共證悟之一。

2「精進」──精進不退失。佛為安置一一有情於無量佛剎土,故精進不退。

3「念」──無念退失之時。不忘失能調伏有情、利益有情的方便,即使無刻意想,也不會失念。

4「定」──無禪定退失。任何時皆入於諸法真如之三摩地,無退失之時。

5「慧」──般若慧不退失。從一個角度來說,依有情各自的界及意樂而行說法利益之無盡智絕不退失,即所謂行法智。

6「解脫智」──斷除障礙之解脫智不退失。從一個角度來說,由無退失解脫智,而能乃至輪迴未空之際以無盡智利益一切有情,絕不退失。

(三)、[三種不共事業]:

佛的身語意三種不共事業,當中最主要的是「語事業」,依於「語事業」即能任運成辦「意事業」及「身事業」。修行,最主要是依賴佛的「語事業」,如「八萬四千法蘊」即是佛的「語事業」代表之一,依於佛的「語事業」,即能輕易的成辦佛的「意事業」及「身事業」。

1「身諸種事業」。身諸種事業皆是以智為前行,隨智而轉。行走、眼視、面容表情、手勢、動作等等身行,皆是為調伏利益一切有情而示現的身事業。

2「語諸種事業」。語諸種事業皆以智為前行,隨智而轉。對任何有情皆能依其不同的習氣以及意樂而隨順說相宜的言語,調伏、成熟有情的心相續。

3「意諸種事業」。意諸種事業皆是以智為前行,隨智而轉。因為佛具足斷德及證德,是具足一切功德之智。

(四)、[三種不共智慧]:

「三種不共智慧」是結合「所緣」而說。如下:

1於過去無貪無礙智。

2於現在無貪無礙智。

3於未來無貪無礙智。

五、【真如行相──如實智的行相】

「遍智的三十六行相」包括「十力」、「四無畏」、「四無礙解」、「十八不共法」,共三十六行相。此處所謂「真如相」,即是:專注安置於了悟「遍智三十六種行相無諦實成立」之空性的根本智。

六、【自然相──自然智的行相】

了知「遍智三十六種行相」唯是依於聖者佛心續中心王的智慧,此了知智,即是「自然相」。

七、【唯佛的行相──如來智的行相】

任何時處皆現前了知「如所有智」及「盡所有智」所攝之法的智。

總以上,講說:唯佛有的「遍智不共行相」。分類為七,共為三十九種行相。包括:「十力」、「四無畏」、「四無礙解」、「十八不共法」「真如相」、「自然相」、「唯佛行相」。這些修行在菩薩心續中都是有的,也就是,菩薩從入資糧道依次到十地之間,「遍智共行相」及「遍智不共行相」皆是菩薩所應修行,依於如是修行而證得佛果。

菩薩道的主要修行就是「四種加行」──正等加行(圓滿加行)、頂加行、漸次加行、剎那加行,以及「三智」,最後是「證得果位法身」。此「八種現觀」即是《現觀莊嚴論》中所說的內涵。此中,主要是依於「四種加行」而修「三智」,故「三智」是「四種加行」的所修,修行之果即是「果位法身」,由是之故,結合「三智」、「四種加行」、「果位法身」而安立為「八事」,此「八事」即是《現觀莊嚴論》及《般若經》中所詮說的內涵。

再說,正等加行(圓滿加行)的行相有一百七十三種,「三智」也有一百七十三種行相,由是故說:菩薩道所應修行是「一百七十三種行相」,由是修行而證得果位法身。如此可知,若是於菩薩所應修之道「一百七十三種行相」一無所知,則必定是無法趣入菩薩道的修行。


上一篇:總相略釋「地」與「道」
下一篇:略釋:八現觀(一)
   首页  |  善知识介绍  |  活动新闻  |  上师法宝  |  法语点滴  |  解惑答疑  |  录音下载  |  在线上课 |  留言板
仓忠仁波切 t-karuna.com Copyright © 201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[繁体浏览]
联络方式:dacibei88@foxmail.com | dacibei88@gmail.com | QQ:2195012
YY频道:66881720 | SKYPE:t-karuna
服务人员:內地:昂望桑波 QQ:4364058
台灣:昂望措姆__蔡依君0982-606556 / QQ:598527985 / SKYPE:e-puti
[ 网站访问量统计 访问IP总数:0 | 访问PV总数:0 ]